社会>正文

沧州老白的“饼事儿”见证传统月饼的兴衰变迁

2017-09-22 11:11 | 沧州晚报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评论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不到五点钟起床,和面、调馅,55岁的白洪亮又开始做月饼了。作为传统老月饼的传承人,白洪亮做月饼已经做了37年,这37年,他从青春健壮的学徒变成头发斑白的老师傅;这37年,他也见证着传统老月饼的兴衰变迁……

不到五点钟起床,和面、调馅,55岁的白洪亮又开始做月饼了。作为传统老月饼的传承人,白洪亮做月饼已经做了37年,这37年,他从青春健壮的学徒变成头发斑白的老师傅;这37年,他也见证着传统老月饼的兴衰变迁……

QQ截图20170921203817

月饼凝聚了白洪亮的回忆和憧憬。

80年代:

月饼是个稀罕物,为抢月饼俩批发商打起来了

白洪亮做月饼,是个祖传手艺。祖辈上一直在做糕点。1946年,自己的父亲在沧州回民老字号“同兴城”糕点铺做学徒,祖祖辈辈做糕点、月饼的手艺也就传了下来。

而白洪亮真正开始做月饼,是从18岁开始,那一年正好是1980年,人们的生活逐渐提高。

农历七月的一天,父亲把他带到做月饼的作坊里,开始教他和面、调馅。50斤一袋的面倒进大盆里,拿油水和好用手搋,这一搋,得搋上半个小时,把面搋得锃光瓦亮,匀匀实实的才算数。调馅就更麻烦了,把冬瓜、苹果打皮削净切成小块儿,在大锅里蒸上一个小时,再捞出来在糖水里泡上24小时,然后还得晾上两天,才能成为月饼里的果脯。

当时只有土砖炉,烤月饼也是个手艺活,拉风箱的节奏得掌握好了,这样才能控制好火候,也会直接影响到月饼的口感,白洪亮学的是全活,所以拉风箱这活儿也得学。一天下来,这个18岁的小伙子累得都不想说话,可即使这样,30个工人三班倒,一天24小时地干,一天最多也就出一千斤的月饼。

经历过买东西用票的物质匮乏年代,人们对月饼、糕点这种稀罕物,有种如饥似渴的渴望。白洪亮当时用拖拉机往天津副食店送绿豆糕,十吨十吨地送,副食店里排队的人太多,副食店领导就安排十来个售货员骑着三轮车到劝业场外边卖,一个售货员拿着一杆小秤,一天能卖好几三轮车。

而月饼这种一年才供应一个多月的副食,就更供不应求了。

因为市场需求太旺,白洪亮只给当时的红旗副食店、向阳副食店、第一百货商场等几家大的店送货,像一些小的副食店、小卖部,都得自己到白洪亮家作坊进货。

为了抢货,很多小卖部的店主一早就来排队,刚开始做月饼的时候,店主随来随进,有些来晚了的店主就进不到货。

后来白洪亮想了个主意,每天早上八点开门,排队进货,这样就有秩序多了,可一千斤的量还是不够分,有一天早上八点钟一开门,两个小卖部的店主因为多抢几斤月饼打了起来,为了拉开架,白洪亮让没抢到货的那家店主中午再来,将中午新出炉的月饼分给他。

90年代中后期:

“洋气”月饼一来,老月饼换上新包装才有市场

月饼、糕点的生意好,白洪亮家的小日子也越过越红火。

上世纪90年代初,道东国富批发市场成立,白洪亮家的月饼又有了新销路,除了市区的副食店、小卖部,周边县市的小摊贩也成了新主顾。

同样因为生意红火,白洪亮根本用不着和小贩打交道,直接把货批给国富市场里的批发商,小摊贩们再从批发商那拿货,分销到县里和村里。白洪亮则急着赶回家,还得生产月饼去,到了这时候,因为各种设备的改进和需求量的增长,临近中秋节时白洪亮家一天能做大几千斤的月饼。

录音机、喇叭裤、大卷发、街边小店的流行歌……改革开放的风越吹越有劲儿。

港台服饰流行了、港台歌曲来了、90年代中期港台的糕点、月饼也来了。

白洪亮感受到这一点,也是在国富市场,市场上包装精美的各式月饼让他有点儿眼花缭乱,小贩们也不再追着批发他家月饼了。

这让白洪亮有点儿“蒙”,他拿起那些月饼看了看,确实好看,送礼也有面子,可再打开一看,有的月饼确实好,也有的月饼硬的没法下嘴,但因为包装好看,并不影响人们的购买热情。年轻人追求时尚,白洪亮家的“铁杆粉儿”只剩下些中老年人,年轻人都去买洋气的月饼了。

不变不行。在那之前,白洪亮觉得只要自己家的月饼货真价实味道好,就不怕没人买。

可那段时间,白洪亮又来到了国富市场,这次不是送月饼,而是挑选包装袋,老月饼再好,没有包装也不行,他得给自家的月饼找销路。那几年的中秋节,白洪亮每天做两千斤月饼,就完全够卖了。

六七年前:

过度包装后,老月饼重新受青睐

学着洋月饼“穿衣”“戴帽”,说洋不洋、说土不土,做了半辈子老月饼的白洪亮心里不得劲儿,可又心有余力不足。

因为是门祖传手艺,而且经营时间比较长,白洪亮家的店在那段时间受冲击算是小的,不少当时许多做老月饼的小店只能关门大吉。

老月饼就得这么没落下去了吗?好这口的就只有老人了吗?

闲下来的时候,白洪亮心里一直在琢磨,他也会到大商场里去看,一到中秋节,商场里充斥着硬壳大红包装盒月饼,黄色爆炸式价签上用红笔写着“688元、888元、1088元”,预示着一个好彩头。

不仅仅这样,2000年左右每年各地还都会爆出天价月饼,价格动辄几千元、上万元。送礼也好,要面儿也罢,虽然贵得要死,可这些月饼似乎从来不愁没销路。反倒是商场里的一些老月饼,往往都是老年人一次买个三五块回去留着过节吃。

作为做月饼的行家,白洪亮深知,再好的馅料,一盒月饼也值不了这么多钱,可根本没人听他的。

因为这些高价月饼的畅销,曾经一度每年中秋节后,都会催生出一个短暂职业——高价回收月饼盒,这让白洪亮有点哭笑不得。

月饼市场再次出现转变,是在大概六七年前,具体哪一年,白洪亮说不好,可他能觉出来,人们不再那么盲目地追崇“高大上”了。

当时一个老邻居,花188元买了盒“高大上”月饼,到了白洪亮家店里一直在念叨,“真是太坑人了,200块钱买了六块月饼。”白洪亮拿出来一看,笑了,这六块月饼从馅料和做工上来看,一块最多值两元钱。

邻居一边抱怨一边说“还是知根知底的老月饼吃着实在,再不上这种当了。”然后,从白洪亮这买了十多块月饼,花了30来元钱。

现在:

老月饼回归,一年得做八个月

也就是从六七年前开始,慢慢的,杜绝浪费的节俭风越刮越浓,商场里的大红盒子月饼少了,天价月饼也少有人提了。

现在一到中秋节,来白洪亮家买月饼的人越来越多,不光是老年人,很多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也来了,老月饼市场慢慢回归了。

白洪亮也寻思过味来了,杜绝浪费不是意味着老月饼不进步,如果还是原来的那几种老馅料,迟早还得被别的月饼冲击。

这些年,白洪亮也研究了一些洋月饼,优点在于口味多样,这些优点,白洪亮也悄悄地学了。

如今,白洪亮已经将手艺传给了儿子,白洪亮家的老月饼,有几十种口味,和面、调馅依旧保持着传统的工艺,扣模则引进了先进的机械化设备。

月饼的需求,也不再仅仅局限在中秋节前后,一年十二个月,白洪亮家会有八个月在做月饼。

做月饼的这八个月时间里,每天生产量得在两千多斤到三千斤。

中秋节又要到,如今每天到白家买老月饼的人络绎不绝,不用卡时间,也不用等,现来现有热乎的。

人们为了买月饼打起来的事儿,可能永远都不会再发生,但经历了时间的更迭和市场的变化,人们对传统老月饼的钟爱越来越浓,传统老月饼的手艺,也会一代代继续传承。

此内容为优化阅读,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8610-87869823
相关搜索:
我要评论已有条评论,共人参与

最热评论

刷新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网友还在搜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