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网友还在搜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官厅水库如何“变身”国家湿地公园


■阅读提示

2019年12月25日,河北怀来官厅水库国家湿地公园完成试点建设,通过国家林草局验收,正式成为国家湿地公园。

2014年,原国家林业局批准张家口怀来县以保护官厅水库及上游永定河流域为目标,试点建设国家湿地公园。2017年3月,工程建设正式启动。湿地公园规划总面积135平方公里,是目前华北地区面积最大的国家级湿地公园。

怀来为了建设国家湿地公园,做了哪些“加法”和“减法”?

官厅水库管辖权归属北京,但89%的面积在河北怀来,面对特殊的区位,两地如何打破常规,合作共治?

官厅水库国家湿地公园的建成,将带来哪些积极意义?


5页评分标准,105页验收报告

2019年12月31日,怀来县林草局官厅水库国家湿地公园管理处。

公园管理处主任陈涛拿了两份资料给记者看,一份很薄,一份很厚。

薄的5页,是国家林草局订立的《试点国家湿地公园验收评分标准》(以下简称《评分标准》)。

厚的105页,是对照这份《评分标准》,官厅水库国家湿地公园提交给国家林草局专家验收组的《河北怀来官厅水库国家湿地公园建设情况报告》(以下简称《建设情况报告》)。

从拿到一份标准,到提交一份报告,官厅水库国家湿地公园一晃走过5年试点建设路。

《评分标准》中每一个验收指标大项,在《建设情况报告》中,都“放大”成了一章,每一个验收指标子项,都至少“放大”成了一节。

“这5年,湿地公园怎么建,全程都在对照这份《评分标准》。”陈涛翻开《评分标准》,包括湿地生态系统基本情况、湿地保护与恢复、湿地公园管理基本条件及能力建设、湿地科研监测及科普宣教体系建设等7个大项、21个小项,每个大项的权重从0.08到0.2不等,等级和分数分为优良(大于等于80分)、中(大于等于60分小于80分)、差(小于60分)三级。

对于官厅水库国家湿地公园建设,最难啃的骨头、最大的精力都在“湿地保护与恢复”一项,尽管它的权重只有0.2,却是剩下那0.8的基础。

“这一项做不好,其他工作没有展开的空间。”陈涛说。

官厅水库1954年建成,是共和国第一座大型水库,横跨北京、河北两地,其中89%在怀来,从建成之初就是北京的饮用水源地。

改革开放后,随着上游工农业生产的迅速发展,出现水库库滩地和上游永定河河滩地被大量开垦占用,城镇生活污水排入,上游来水量减少等问题,官厅水库的水质变差,当地湿地生态环境也被破坏,在1997年至2007年,一度退出北京市的饮用水源地。其后,官厅水库虽然再次纳入了北京市备用水源地,但水质长期为IV类—V类。

2014年,原国家林业局批准张家口怀来县建设官厅水库国家湿地公园。

经过几年建设,官厅水库的生态环境发生了什么变化?

2019年10月5日,湿地公园宋家营田园湿地区。

“1只、2只、3只……应该是黑鹳。”

酷爱摄影的孙慧军和公园管理处监测人员在官厅水库国家湿地公园里发现了8只体长1米左右的大型水鸟,他赶忙拉近镜头,“咔咔”抓拍。

黑鹳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孙慧军能一眼认出来,是因为2018年秋天他和陈涛随首都师范大学科研人员在湿地公园做动植物调查时,就见过它们。

黑鹳对栖息环境要求很高,在湿地公园观测到成群出现的黑鹳,是最近这两年才有的事。

“这几年我最大的感受就是湿地鸟的种类、数量多了,来这里拍鸟、观鸟的人也多了。”孙慧军说。

2018年以来,公园管理处技术人员和首都师范大学专业团队在湿地公园进行了系统的野生动植物资源本底调查,发现通过湿地保护和修复,当地的动植物资源得到迅速恢复。调查记录到了69种水鸟,其中国家一级保护鸟类9种、二级保护鸟类24种。

珍稀鸟类多了,代表鸟类的栖息地环境改善了。鸟类的栖息地,主要是包括湿地植被和水源。

陈涛指指挂在墙上的官厅水库国家湿地公园卫星地图,“这是5年前拍的,你看官厅水库北岸和永定河入库口库滨带这一大片灰黄色区域,在治理前种着一万多亩的玉米。”

陈涛拿出退耕还湿前后的航拍图,同一个位置,前一张是大片的灰黄,后一张则铺满了青绿。

近水区域种植了芦苇、水葱、千屈菜、菖蒲等湿地植物,离水面稍远一些的河岸带和库滨带,种上了乔灌木和可以改良土壤的苜蓿。

5年前那块灰黄色带状区域,已经成了一道绿色的滨岸生态保护屏障。

高空上看到的只是湿地公园退耕还湿带来的色彩变化,还有一些肉眼无法直观看到的细微变化,发生在水里。

“有一种多见于南方净水环境的银鱼,过去在官厅水库很难见到,但首都师范大学科研人员对水库鱼类种群调查时,在很多水域发现了它们的身影。”陈涛说。

湿地水质的改善,绝不会是今天治理、明天变好这样一蹴而就。生态环境的恢复需要时间。

2018年10月记者到官厅水库采访时,对于水质的变化,陈涛还只是说,“变化不明显,再等等看。”而这一次再见面,陈涛干脆地拿出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做的“官厅水库建设开发保护成效评估报告”。报告指出,5年来,官厅水库的水质,已经由之前的地表水Ⅳ类提升为Ⅲ类,局部已经达到Ⅱ类,总体水质向好。

经过5年的对标建设,2019年12月25日,河北怀来官厅水库国家湿地公园成功通过国家林草局验收,正式成为国家湿地公园。


管理分界线,共治联结线

官厅水库建成后,划归北京市管理,479米等高线,就成了水库周边北京与河北行政管理的分界线。

280平方公里的官厅水库,89%在河北怀来,只有11%在北京延庆。

特殊的区位,非但没成为国家湿地公园建设的阻碍,相反,以此为契机和突破,昔日的分界线,成了京冀共治的联结线。

合作共治,怀来主动挑起退耕还湿的担子。

官厅水库建成后,水位持续变化,其最高水位和最低水位间落差达8.19米。尤其是在1996—2007年间,水位持续下降。岸边裸露出的大量土地,被当地农民开垦后种上了玉米。当地统计,开垦面积约有10万亩。

查阅当年的文件,怀来还发现,因为建水库时移民补偿政策不完善,有关文件曾明确,允许农民继续种植湖岸出现的土地。

但如此大面积的玉米种植,每年需施用大量化肥、农药,构成了土壤面源污染,直接对官厅水库水质造成威胁。

每年财政收入只有30多亿元的怀来,计划投入50亿元开展湿地公园建设,启动以退耕还湿、修建人工湿地和水源涵养林为主的生态保护工作,已投入11亿元。

“永定河纵贯京津冀,是北京的母亲河,官厅水库是永定河流域最大的控制节点和生态节点。”怀来县委书记孙晓函认为,协同发展战略赋予了张家口市建设好首都水源涵养功能区和生态环境支撑区的定位,决定了怀来不能只想着自扫门前雪,必须对库区周边进行生态保护和修复。

截至目前,湿地公园已累计流转4万亩土地,累计支付土地流转补偿费用1.2亿元。

取代玉米的,是960万株树木以及大量可净化水质的湿地植物。这也包括水库周边部分海拔479米以下北京管辖区内种植的玉米。

2019年10月5日,怀来县城南4公里,官厅水库八号桥永定河入口滩地。

这也是最能体现双方协同“默契”的生态治理项目之一。

“当时,库区滩地上有1800多亩玉米地,北京给出的政策是给予当年青苗补偿800元到1000元,为调动农民积极性,怀来将补偿年限延长至5年。”怀来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王永说,多年来,怀来和北京市官厅水库管理处之间一直保持紧密联系。官厅水库环境治理中,没有按管理分界线给污染“划界”,而是有污共治,合力为官厅水库“减负”。

如今,八号桥水质净化湿地工程已经建成,是湿地公园中面积最大的人工湿地,总面积210多公顷,流经这里的地表水,可由Ⅳ类净化为Ⅲ类。

除了退耕还湿环节的合作,更打破常规的,是项目虽由北京立项、投资、批复,土地利用方案却发到怀来县国土部门征求意见,甚至项目环境评估,都是直接由怀来县相关部门批复的。

截至目前,京冀两地已在官厅水库周边先后启动了4个生态治理项目,努力做好京冀协同生态治理示范。

遏制房地产围库,发展绿色生态旅游

官厅水库北岸,月亮岛区域,一座2层的大型钢结构建筑正在施工。

这就是建设中的湿地博物馆了。

按照规划设计,博物馆占地面积50亩,总建筑面积8446平方米。

博物馆未来将承担起湿地公园的科普宣教功能。博物馆内设多个展厅,包括湿地印象区、湿地认知区、湿地体验探索区等,并通过各种现代化展览、展示手段,向大众介绍湿地。

“我相信,每个人参观博物馆之后,都会爱上这座湿地公园,都会想着为湿地保护贡献力量。”陈涛说。

在怀来,房地产业一度有围湖发展趋势。因为毗邻北京的区位优势,加之官厅水库的湖光山色,吸引国内知名房企纷纷入驻,房地产业迅速发展,甚至曾在5年之内为地方贡献了70亿元利税。

日子看似好过了,怀来县领导班子感受到的却是危机:洱海旁的客栈,秦岭北麓的别墅,纷纷成为破坏生态的反面案例,官厅水库的生态红线不能碰!

认识到这一点,怀来果断出手:为遏制房地产围湖发展的势头,该县出台了《环官厅湖周边规划建设控制暂行办法》,把建设红线从原来的海拔482米等高线向四周退后了30米—100米。

取而代之的,是怀来大力拓展以湿地体验活动为主的生态旅游,以及特色葡萄产业,在绿水青山中赢得金山银山。

探路湿地生态游,怀来在湿地公园一期工程建设中已经有意识做了准备。

其中,仅道路系统建设方面,就已经建设了机动车道13.2公里,电瓶车道13.2公里,步道38公里,木栈道5.9公里,且尽量利用生态环保材料修建。

朱玉民的目的地正是官厅水库。听说官厅水库成为国家湿地公园,这位从小喝官厅水库水长大的摄影爱好者,决定来拍拍水库的冬日风光。

东花园北站,位于怀来县东花园镇,是京张高铁上的一座小站。但朱玉民从地图上研究了一遍之后隐隐觉得,这里未来一定会成为一个重要的旅游集散地。

他发现,不仅北京市民乘坐高铁半小时就能抵达这里,而且从这里出发,半小时之内还可抵达天漠、中国最大的海棠种植基地、十多座葡萄酒庄以及数万亩葡萄园。

类似这样的民间思考,实际上早已成为怀来县的决策内容。

此前,怀来县明确,湿地公园周边划出的125平方公里控制区内,只能发展葡萄文化体验、文化创意、休闲康养、农业观光等绿色产业。

湿地公园效应外溢,当地一些景区已经摩拳擦掌做好了迎接下一个旅游季的准备,纷纷推出举措,完善接待设施,规划旅游线路,设计推广方案。

怀来有关部门也在谋划,把葡萄和葡萄酒产业等特色资源、鸡鸣驿和长城等人文资源、官厅水库和天漠等自然资源有机整合,打造京郊旅游目的地。一幅追求绿色发展的蓝图已经徐徐铺展。

高铁更是成为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拉动力量。

铁路部门统计,京张高铁通车的前15天内,东花园北站进出的旅客已达3500人。

而最先在湿地公园中尝到甜头的却是当地的村民。

“土地流转了,收入却没少!”怀来县黑土洼村村民祝有贵近两年每年都在湿地公园打工数月,每月收入3600元。他说:“种树比种玉米有效益,风景还优美,干这活,我愿意!”

当地统计,湿地建设目前涉及的7个村,因生态建设实现人均增收1000元。未来,湿地公园还能提供养护、保洁等岗位5000个。(河北日报记者董立龙、李冬云、王雪威)

本版图片均由河北怀来官厅水库国家湿地公园管理处提供

专家观点

明确定位加强共治

截至目前,我省共有国家湿地公园22处(含试点)。其中,张家口市湿地资源最为丰富,湿地公园总面积达到4.6万公顷,居我省首位。

湿地公园,性质不同于一般类型的公园,它类似于小型保护区,但较于保护区又有些许差别。它是集自然生态保护、生态观光休闲、生态科普教育、湿地研究等多方面于一体的典型生态型公园,湿地公园的开发建设具有较高的综合价值,也是目前解决湿地开发与保护问题的行之有效的途径之一。

湿地公园建成后,功能该如何发挥?河北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刘存歧提出了相关思考。

此内容为优化阅读,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8610-87869823】 产品建议与投诉请联系:jianyi@chinaso.com
责任编辑:高菲